当前位置: 主页 > 文章 > 专家手笔 >

在能源上没有一个国家完美

时间:2016-12-23 02:05   来源:CEED全球协调   作者:admin   点击:
        2016年7月14日至15日,美中绿色能源促进会携手其他五家组织联合举办的第九届美中绿色能源高峰论坛在硅谷举行,中美政府官员,及美中两国在电力、可再生能源及信息技术暨互联网行业的领军人物,针对目前中美两国在运用「能源互联网」上的现况和成果提出报告。 德国华人新能源协会(CEED)作为论坛协办单位代表来自德国的能源组织也积极参与了论坛。CEED的特派代表全球协调员周滢垭作为论坛上唯一一位欧洲代表,也在会上作了德国能源转型与能源互联网的发言。

       谈到德国,美国人说“噢,德国的新能源和电网都发展得好多了。”
       谈到美国,德国人说“美国对于能源创新技术的投资和开发氛围好多了。德国装个smart meter都难。”
       谈到中国,美国人说“OMG,上海的地铁发展如此之快,10号线每2.5分钟就有一辆。而加州城市连新建一条地铁都推不动。”
       谈到美国,中国人说“硅谷是创新源地。新一代互联网技术与能源领域的融合我们还要多向硅谷学习。”


      “在能源上没有一个国家完美”,这是作为一个代表德国华人能源协会的中国人来美国参加能源高峰论坛的最深刻的感受。诺贝尔奖获得者、前美国能源部长朱棣文开坛报告,全球温室效应带来的海平面上升其实比我们想象得都要快。按照现在的CO2排放速度,全球温度上升2摄氏度也就是本世纪中叶的事,届时海平面将上升6-9m,美国的东西海岸,中国的东海岸包括上海,都将被淹。   为此,能源这个拥有巨大惯性的行业,方方面面都在转变。

图:全球海平面上升6m 模拟, 红色区域为被淹没区     来源: NASA

可再生能源已突飞猛进
        可再生能源在发电条件最好的地方的LCOE能在2020年降至3美分/千瓦,2035年2美分/千瓦,(自朱棣文报告)。而事实上,世界上许多国家和地区已经在可再生能源上突飞猛进。
德国2015年电力生产平均30%来自于可再生能源,2016年的母亲节当日可再生能源发电占到用电量的87%以上,持续一小时以上;
加州设定了2020年达到33%可再生能源,2030年达到50%可再生能源的目标,并且著名的硅谷中心小镇Palo Alto市当前已经达到了100%碳中和(自Palo Alto市长发言);
中国在2015年非水可再生能源和燃料的投资排名世界第一,发电装机总量、光伏、风能发电装机均达到世界第一。
尽管德国有电价持续升高,加州有电网升级改造的压力,中国有弃风弃光,但正如周孝信院士在会上说的,相信这些问题是暂时的,可以解决的。可再生能源已势不可挡。

电网与电力市场的转变是大势所趋
        在电网和电力市场上,朱棣文提到了两大趋势:垂直一体化的城市综合能源公司utility转向批发和零售市场,本地发电厂转向本地和远距离批发与用户端发电的混合。
将来的电网一定是多层的,双向通信的。在电网和电力市场上,哪个国家走得都不容易,一边是漫长的转变,多方协调,每一个细节都决定利益相关者的存亡,每一个不慎又威胁电力供应的安全,一边又是大势所趋。

        当我们在欧洲习惯了几十个甚至几百个供电商自由选择的时候,也不忘苦笑批发市场上的电价下降仍然还没有传递到终端电价,欧盟电力统一市场十多年前就在议程却进程缓慢。加州2000年的大停电使得加州从自由化的零售市场重新回到了管制市场。但失败并不代表永恒,2001年加州通过了允许CCA(Community Choice Aggregation)的法案,经过9年与Utility的博弈,2010年第一个CCA——Marin County 的Marin Clean Energy正式运行。CCA作为公共组织代表当地居民和企业购买清洁电力,提供低价而又多种可再生能源占比的电力套餐给终端用户。这次峰会的晚宴上,加州的多位市长齐聚,说到加州走向可再生能源的进程中不约而同地提到了CCA。至2015年,加州已有25个城市4个镇成立或加入了CCA。
        这不得不让人想到德国近1000个售电公司中,约80%是“Stadtwerk”城市工厂模式,即由当地政府控股并主导,如同供水、供热一样作为基础福利为当地居民和商业供应电力。这也不得不让人想到,7月11日曾有报道中国的第8个国家级新区贵安新区内,成立了混合所有制的配售电公司负责470平方公里内的供电。而当我私下与一位市长聊起,谈到CCA与Utility 9年的博弈如何坚持如何成功时,她淡然地一笑:“这很难。我唯一的建议是,民心所向,大势所趋。“也许若干年后当我们回头看来,历史不管如何螺旋,方向惊人地相似。

能源与互联网的融合之路
        在中国很多人还在讨论能源和互联网的融合是谁鼓吹的,还落不了地特别虚幻的时候,在美国这已经是一个事实。Palo Alto Advisors 的CEO Dr. Paul McEntire显然已经在以另一种验光看待硅谷的互联网大鳄们。当前全球最大电力消费者是谁? 谷歌。谷歌至今已经投资了10亿美金签订了总计2 GW装机的风电、光伏项目,成为当今世界上大型可再生能源项目和分布式可再生能源的主要投资方,加上32亿美金收购Next,想象谷歌今后成为售电公司并不是一个太疯狂的想法。

        而Apple的动作更快,2016年6月,Apple成立了子公司Apple Energy。 Apple 在全世界的运营中93%的电力来自于可再生能源,在光伏、风能发电的峰值时,发电甚至多于Apple的电力需求。于是,Apple成立了售电公司,正在向联邦能源管理委员会FERC申请许可,在全美范围内销售电力,甚至更多。有报道已经提及,Apple Energy有兴趣提供电动车充电。比起互联网走向能源的速度,能源拥抱互联网似乎有些踌躇。来自C3,Alarm.com,Opower等能源互联网公司代表们谈到,云计算、大数据都很美好,他们有完全的信心,但关键在于,电力供应的数据是否能放在公有云上?私有云就肯定安全吗?用户的数据到底谁有开放的权限?整个家庭都装各种高度智能电器,成本却高到只有Airbnb和大富大贵的别墅能装得起,这是必经之路吗?德国从2006年开始能源互联网示范项目,美国在2010后涌现了一批成功的能源互联网创新公司,中国在2016年发布了能源互联网行动计划——能源互联网进行时。
尾声
        作为一位生活工作在欧洲能源界的代表,参加美中绿色能源高峰论坛,积了一层厚厚的感慨,有多少坎坷各个国家都相似地经历,有多少技术各个国家值得互相借鉴。在这一点上,各国能源界华人NGO定能为中国能源的改革、转型乃至世界领先贡献不小的力量。因为在能源上没有一个国家完美,互联互通互补,开放交流创新才是最有效的路。
事在人为,功在千秋。


地图 微信 邮件 脸书